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更好服務實體經濟——中國人民銀行相關負責人談“金融改革與發展”

2019-03-11 08:19 來源: 光明日報
【字體: 打印

3月10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副行長陳雨露,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副行長范一飛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

中國人民銀行3月10日發布的金融統計數據顯示,今年2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86.74萬億元,同比增長8%,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4個和0.8個百分點;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05.68萬億元,同比增長10.1%。“今年前兩個月,社會融資持續下滑的態勢得到初步遏制,為2019年經濟金融開局提供了保障。”易綱說。

易綱認為,2019年,內外部環境正在發生新的變化,中美經貿磋商取得階段性進展,美聯儲加息預期明顯弱化,但世界經濟形勢仍然錯綜復雜,我國經濟金融風險挑戰依然較多。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推動高質量發展。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對此,易綱表示,今年的“松緊適度”,就是要實現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大體上和GDP名義增速保持一致。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進一步加強對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支持,同時兼顧國內外經濟形勢。

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2018年,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全年人民幣平均匯率為1美元兌6.6174元人民幣;國家外匯儲備保持在3萬億美元以上。

易綱表示,由于各種外部因素和國內因素交織在一起,過去4年多的時間,人民幣確實有貶值的壓力,但中國千方百計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中國的努力和成果,大家有目共睹。

易綱強調,要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形成機制,讓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

同時,他也指出,匯率穩定不代表匯率不動。匯率必須要有彈性,一個彈性的匯率實際上可以對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調節起到自動穩定器的作用。多年來,中國企業和老百姓對人民幣匯率彈性越來越習慣,市場上的風險對沖工具越來越多,人們的預期也越來越穩。

潘功勝表示,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將不斷推動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人民幣匯率在調節國際收支中的作用。

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長期以來,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廣受社會關注。

潘功勝介紹,去年,中國人民銀行按照“幾家抬”的思路,綜合施策,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今年要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在貨幣政策方面,要加大逆周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同時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加大支持;要完善普惠服務體系,提高金融科技服務水平,繼續發揮“幾家抬”的合力,發揮多層次資本市場作用,優化金融生態環境。

“要注重市場規律,堅持精準支持,選擇那些符合國家產業發展方向、主業相對集中于實體經濟、技術先進、產品有市場、暫時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進行重點支持,防止盲目支持、突擊放貸。”潘功勝說。

當然,破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誠信建設同樣不可缺位。

陳雨露表示,中國人民銀行牽頭的征信體系建設,就是通過信用信息共享來優化營商環境,警示信用風險,降低國家發展的成本。希望市場化的征信機構能夠在創新能力、競爭能力方面快速提升,讓市場征信服務這個“輪子”越來越強、越來越大,更好地推動高質量發展。

“要加強金融科技應用,助力疏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范一飛說,針對銀企信息不對稱、風險識別不精準、融資成本高等痛點,探索利用移動互聯網等技術,優化信貸流程和客戶評價模型,降低信貸業務成本,提升信貸服務效率,推動融資審批更加自動化、產品營銷更加網絡化、風險識別更加智能化。同時,推動數據資源融合運用,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黃頔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